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我和日本弟弟的性欲 更多>>
 

    我和日本弟弟的性欲

    时间:2018-09-23 「你能不能和强生睡觉?」
    听明子这样说,梨奈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什么?要我?」
    「是啊。」
    明子很自然的回答。
    「什么事啊……你在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是认真的,而且非常认真。」
    看明子的表情,分不出是开玩笑抑或认真的。
    这两个女大学生是在梨奈房间的床上。
    两个人全身赤裸,床单凌乱,还沾上两个人的汗汁。房间里充满两个年轻女人散发出来的情欲芳香,如果年轻男人闻到,一定会立刻勃起。
    虽然距离开冷气的时间尚早,但梨奈关上窗户,打开冷气机。收音机正在播放热门音乐,声音非常大,这样可以避免邻居听到她们的淫声浪语。
    下午五点钟,家里除了她们以外,没有任何人。梨奈的父母都是会计师,共同经营一家会计事务所,他们回到家要七点多钟。弟弟雅己是市立国中二年级的学生,今天有社团活动,一直到六点都在学校。
    从乡下来到东京的明子,现在和小三岁的弟弟强生同住在二房一厅的公寓。
    强生是高四的补习生,早晨去补习班,下午三点回家,然后先睡觉準备晚上用功。明子对这样的弟弟感到麻烦,所以常来梨奈的房间,知道雅己不在,一定会要求梨奈,这也是主要目的。
    今天的明子说︰「这一次有特殊的客人,要先练习我们的秀。」然后用相当变态的同性恋技巧和梨奈做爱。 明子将假阳具带——以硅胶制的肤色假阳具装在有伸缩性的皮带上——系在
    自己的胯下,用来插入梨奈的阴户内。在她们之间,这还是第一次。性感敏锐的梨奈,发出尖叫声,很快便泄身了。
    明子用羡慕和嫉妒的口吻说出感想。
    「我现在终于明白那些男人喜欢梨奈的原因了。因为梨奈很快就达到高潮,使他们产生自己既强壮力有高度技巧的错觉,即使再没有信心的家伙,和梨奈性交时也会觉得很了不起。」
    明子说着,把梨奈娇小柔软的身体,几乎变成对折,然后压在她的身上,吸吮梨奈的香唇,并且做活塞运动。
    明子的产感庄不及梨奈,所以梨奈对明子采取主动时,通常要用舌尖刺激明子的阴核,当然也要用手指。奇怪的是,明子的肛门比梨奈敏感,所以梨奈的手指插入明子的肛门觉动,同时吸吮阴核后,明子就会性生高潮。此时,大量的蜜汁注入梨奈的嘴里。
    男人们喜欢明子的里由,和喜欢梨奈的理由不同。
    运动神经特别发达,属于万能选手的明子,体格健美,像豹一样,身上无赘肉。清新秀丽,像西洋妞,个性也和梨奈的内向性格相反。对自己的欲望很诚实,随心所欲,大胆豪放,而且有强烈的冒险心和好奇心。能将这样美丽的女孩用金钱买来做爱,使男入们能满足其虚荣心。
    「女子大学生是名牌,要趁能卖高价的时候卖贵一点。」
    明子口头禅似的如是说。做一些梨奈想也不敢想的事。女同性恋秀就是这样的结果。
    两个真正的女大学生,在好色的男人面前展开同性恋,然后两个人对每一位观众进行性爱的服务,于是连感叹精力衰弱的男人也会勃起而射精。
    明子就是说服梨奈做这种事情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何,最近找梨奈的次数似乎减少了。
    「你为什么要我和你弟弟睡觉呢?」
    过去的明子不喜欢谈到只知道K书的脸色苍白的弟弟。梨奈曾经去过明子的公寓,在那里见到她的弟弟,看起来有点神经质,但态度温柔,像女孩般的美少生。据说某一流大学的理学院是他的目标,今年考上第二志愿,但他宁可明年再考一次。
    「不要看他的外表,他的性欲强烈。」
    「强生是那样的吗?」
    「是啊。强生的房间很臭,不是普通男人的味道,而是强生的精液味道,所以趁他不在时,看他他的垃圾桶,里面有一大堆卫生纸。看那种样子,每天晚上至有三、四次吧。」
    「会那样多吗?」
    梨奈想起身体大是很强壮的少年,感到很意外。明子叹一口气说︰「说起来他已十八岁了。据说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是想性交的年龄。看到墙上有洞,说想把阴睫插进去。在这个时期,为了準备考试,没有时间和女孩玩,说起来真可怜。」
    「那也是无可辰何的。不只是强生,大家都是这样的。」
    「可是和他在一起的人可麻烦了。我是尽量避免刺激他,他却用野兽般眼光看我,不能穿很少的衣服在房间里走动。」
    「本来说不应该那样走动,我也不会那样。」
    「当然是那样。可是……内衣物就要特别注意才行。」
    「这是什么意思?」
    「内衣物是每周洗一次吧。」
    「我是两天一次。」
    「那是您特别爱乾净……我是每周洗一次。通常都是扔在大衣篮里。当然和强生是分开放的,绝对不能把他的内衣和我的内衣混在一起洗。」
    女性的内衣物以尼龙等合成縴维较多,还有蕾丝边等,和男性的内衣不同,用强大的水流洗很快就会损伤,所以爱美的梨奈也不敢让母亲洗内衣,都是自已洗。
    明子发现弟弟的问题是一个月前,把家里寄来的东西送到他的房间之时。
    闻到强烈的腥臭味,明子想立刻走出房间时,突然在房角看到红色的东西,上面还压着一本参考书。
    「怎么会在这里。」
    明子拿起来时忍不住大叫,那是她穿过的三角裤。是二、三天前脱下来丢在衣篮里的。在这里出现,是表示强生偷偷拿来的。
    「难道他用这个……」
    明子把三角裤反转过来,果然在底部沾上旬色的粘液,同时闻到刺鼻的栗花






    味道……
    「当时有一股寒意掠过我的背脊。」
    因为明子形容得太夸张,反而使梨奈产生极大的同情心。
    「他正处在欲求不满的状态,而你的三角裤又在眼前,当然想拿来手淫了。
    健康的男人对女人的味道,尤其对女人穿过的三角裤最感兴趣,这点你应该很清楚的。「
    「你说的不错,可是我不喜欢年轻的男孩,而且他是我的弟弟。如果你的弟雅已也这样的话,你一定也会不舒服的。」
    「会吗?」
    她的弟弟雅已是国中二年级,从未对异性表示过有兴趣,不知为何会爱上野鸟,从小学开始,一有空就去观察野鸟,升国中后就加入生物研究社团。经常到各地去观察动植物,母亲认为「差不多该对女人有兴趣」,以致对儿子的状况感到忧心,怕他有同性恋倾向。这样的弟弟,会对她的内衣物有兴趣吗……
    明子的话打断梨奈的思绪。
    「从此以后我就注意观察,结果是几乎每天偷拿我穿过的三角裤。」
    「那么,沾上精液的内裤又怎么办呢?」
    「他是智慧型犯罪。手淫后偷偷洗乾净放回原处,我是一周洗一次,所以不会检查三角裤,一起丢进洗衣机里。」
    「这种事还真麻烦。」
    梨奈皱眉。年轻的女性对沾上自己分泌物的三角裤,即使是弟弟,也不想让男人看到。新人类的高中女生出售自己穿过的三角裤,是因为不认识买的男人才做得到。
    可是,强生是正在考试期,情绪不稳定,为这件事,姊姊严厉斥责的话,不知会有何反应。
    「他已经洗过就算了,可能要到考大学为上,还是忍耐一下吧。」
    「如果只是这样偷内衣物也就算了,但是……」
    「还有什么问题吗?」
    「他会……偷看。」
    「偷看?是偷看你换衣服吗?」
    「不,他偷看我睡觉。」
    强生和明子的房间是隔开的,明子知道弟弟手淫的事后,变得很神经质,睡觉时会把房间关好。有时早晨起来会看到门露出一个小缝,门是面向餐厅。
    「是不是自然打开的。」
    明子摇头说︰「睡觉前我检查过。我很容易入睡,就是在耳边打雷也不会醒过来的。所以,弟弟进入房问后做什么我都不知道,如果趁睡觉强奸我的话……」
    「怎么可能……」
    「说不定他的欲望达到极点……」
    「没有证据就这样怀疑,对强生而言,太不公平了吧。」
    「只有一次我发觉了。那是前天晚上的事。半夜里突然醒来时,关好的门打开一点,外面还有人的动静,就在这时黑影消失不见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
    「你不是睡觉了吗?为什么会醒来?」
    「那个时候我没有睡。」
    「你做什么呢?」
    「真是的……还用问吗?是手淫呀。」
    「这……」
    梨奈说不出话来。
    明子的性欲确实旺盛,也喜欢手淫。梨奈也看过几次让男人付钱后,明子手淫的样子。她发出尖叫声在床上滚动,但那绝不是表演。
    「那一天晚上不是很闷达吗?我睡不着,想到手淫后也许好睡,于是手淫了。」
    「你大概大叫了。」
    「怎么会?家里有弟弟在,我还是会小心的。不知道有没有叫出来……」
    「我想你一定时叫了。」
    「可是,也不应该偷看,这是侵犯我的隐私权。」
    「你那么大声的浪叫,强生听了一定会觉得奇怪。过来看一看也是很自然的。」
    「奇怪?你一直在替强生说话,气死我了。」
    本来是面对面侧卧,彼此抚摸对方的乳房或阴部,但明子突然把梨奈的身体转过去俯卧,然后骑在梨奈的身上,使得矮小的梨奈动弹不得。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
    「嘻嘻,我有了做秀的新主意。」
    明子把梨奈的双手扭转到背后,用裤袜把双手捆绑在一起。
    「这是什么?我不要!」
    两个人在一起玩的时候,每一次都是明子担任一号,现在这样还是第一次。
    「嘻嘻,我想有一点被虐待狂的味道也不错吧。」
    明子把梨奈的双手绑好后,分开双腿,抬起腰。
    「不要啦!这种样子难为情……」
    「没有什么难为情,刚才用这个东酉,你还翻白眼浪叫,泄了很多次,我想让你再痛快一下。」
    「那样会弄死我的。而且,雅已快回来了……」
    「不必担心,他回来能听到声音。」
    明子又拿起假阳具带,把润滑用的乳膏涂上去。
    「要开始了。」
    明子把梨奈的屁股肉左右分开后,下体用力向前挺进。噗吱一声就插入到根部。
    「啊……唔……」
    「你叫呀,浪叫呀……」
    明子用假阳具奸淫同学,同时产生虐待欲的兴奋。现在用的假阳具是同性恋用的,假阳具是放倒的L型。
    L的长边是用手奸淫对方,也就是担任阴睫的角色,短边是茄子的形状,这是插在系假阳具带的女人膣内,此为两用的改良型假阳具。长边与短边结合的部位,正好接触阴核,所以在这里装上有弹性的海绵胶。
    结合部有伸缩性,所以不论彼此的阴户位置,都可做到有变化的结合。
    「唔……啊……」
    梨奈很快就发出快感的哼声,光滑的肌肤上现汗汁。
    「你浪叫啊。这样弄很舒服吧。」
    假阳具和真的阴睫一样,进行活塞运动。每一次都带出大量的蜜汁,流到床单上。
    「啊……唔……」
    看到梨奈快要达到产感的最高峰,明子突然拔出假阳具。
    拔出后留下张开嘴的肉洞,溢出如掏米水的淫液。
    「啊……怎么回事?」
    梨奈露出惊讶的眼神看明子,明子的脸上露出冷笑。
    「我想……不肯答应好朋友请求的人,不应该让她得到快乐……」
    「这……你……」
    梨奈感到惊讶。明子看着梨欲哭的表情说︰「因为强生很可怜,所以想要你照顾他,你能把他贮存的精液定期的泄出来,他就能专心的用功,也不会偷拿我的内裤或偷看了。」
    「那个和这个是两回事吧。啊……快呀……啊……」
    「你真是个母狗……」
    明子再度插进去,连续抽插二、三次,当梨奈有了性感扭动身体时又拔出去。
    「啊……不能啊……」
    「你能答应我的要求,我就让你痛快。」
    「啊……明子……你是魔鬼……」
    「我为什么是魔鬼?很少有像我这样体贴弟弟的女人,于什么你不肯答应我的请求?」
    「那是你的事……我不要……啊……」
    「你不要像母狗一样扭动屁股,要认真的考虑我的请求……」
    「可是……也不要在这种时候……啊……」
    第三次插入后又开始抽插。不久后又拔出去。每一次都产生极度不满感的梨奈开始哀求。
    「求求你……让我泄了再说吧……」
    「嘻嘻……你是答应我的请求……吗?」
    梨奈终于屈服。
    「啊……好吧……所以快……」
    「真的答应了吗?用你的肉体让强生满足,到考完试为止。」
    「好吧……所以要快……」
    「你要发誓。」
    「我发誓……答应了……快一点……」
    「好吧,母狗,你就尽情的享受吧。」
    明子插入后,猛烈扭动,同时伸手到梨奈的下腹部爱抚阴核。梨奈达到性感的最高峰,发出野兽的呼叫声。
    「噢……唔……噢……啊……」
    一个高潮连接另一个高潮。明子好像在嫉妒梨奈的这种体质,时而猛烈,「啊……怎么办……突然感到很困……」
    觉得天旋地转,掉入黑暗的世界里。
    她好像就这样睡了。「你发誓的事情决不可以忘记。」
    明子说完,高高兴兴的回去。
    「真是的……又上当了……」
    梨奈咬紧嘴唇,目送同学离去。
    她答应负责处理明子的弟弟强生的性欲。
    「我真笨。我为什么必须和强生睡觉……」
    不过,并不是无代价的奉献,明子说,让强生的性欲满足一次,付给她一万圆。对小器的明子而言,这一次算很大方。可见她为弟弟的事相当苦恼。
    「我说不能拿钱给他说『你去泰国浴』或『买女人』吧。不知道会踫上什么样的坏人,万一得了性病,我的责任可重大。如果是梨奈我就放心了。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明子一再拍梨奈的马屁。
    「我是最好的朋友……可是每一次都是我被她利用……」
    梨奈嘀咕着,不过她本人也有责任。受到明子不可思议的魅力引诱,过去一真都听她的。简真像主人和奴隶的关系。无论什么事,梨奈都无法抗拒明子,就是拒绝也会像刚才那样,最后还是屈服。
    「啊……我为什么不能反抗明子呢?」
    梨奈仍裸身享受性高潮的余韵,她抱着换洗衣服走进浴室,用冷水淋在兴奋状态的肉体,梨奈右手搓洗着微涨粉红色的乳头,左手不自觉伸进自己的肉洞内上下抚摸着,梨奈在阵阵快感中不由得回想起她们相识的经过。
    速水梨奈和野添明子是梦见山市的白女子大学英文系的同学。
    白女子大学是具传统的私立教会大学。从国中到大学,可以直升,梨奈就是从国中直升到大学。
    大学生的大半数是考进来的。从高中直升的学生大多是千金小姐,梨奈就是典型的人物,从全国各地考进来的学生,各有差异,有努力学习的同时也喜爱游玩的类型,明子就是其中之一。
    两人从大学一年级就是好友,那是因为明子接近梨奈之故。
    明子常跷课,然后借梨奈的笔记,不知为何,梨奈对这个走在尖端的明子,凡事都无法拒绝。
    明子具备的社交性、积极性、自主性、变化性……都是梨奈欠缺的,这种相反的性格可能使梨奈感到羡慕。
    同样的,明子在梨奈身上发现自己欠缺的良好教养,温柔性格,举止优雅等。
    两人的关系急速发展是在去年……也就是二年级的秋天。
    明子向梨奈提出奇妙的请托。
    「我有一件事,听起来怪怪的,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我认识的一个人,从乡下来东京,希望你能和我们一起吃饭。」
    明子是来自C县,从东京搭新干线一小时就能到达。梨奈原以为是乡下来的亲威。
    「不是的,是N县的官员。大概五十岁左右,还是县政府的高官。」
    梨奈听了觉得很奇怪。
    「你么会认识这种人?」
    「这是秘密……和我现在的打工工作有关。」
    明子从一年级就开始打工,过年也不回家。她说家里寄来的钱不多。其实按一般的标準,应该是够了。梨奈认为明子是在赚玩乐的钱,因为东京的消费昂贵。
    最初是在大学附近的咖啡厅或餐厅当服务生等,后来转到市区中心打工。最近连好朋友梨奈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事。所以梨奈猜想,可能是大学禁止的有关风月场所的事吧。
    「你现在做什么事?」
    「伴游。在宴会或派对上招待客人的。」
    「哦,这个很适合你。」
    梨奈脱口而出。明子的胆量很大,又不怕生,还有艳容,以及魔鬼身材。
    「并不见得。」
    明子表示,伴游在宴会或派对上不可太抢眼,或和特定的客人过分亲密、大声谈笑。这样会妨碍宴会的初衷,常常被警告服务时要谨慎。换了二、三家伴游公司,现在在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
    「这一家和政府的关系良好。所以官员的互相招待,或招待地方来的官员比较多。」
    以陈情或视察等名义,从地方来的官员或议员们,对东京不太熟悉,不知道如何玩乐,就由专门的公司为这些人计划玩乐。这时候去担任伴游的工作也蛮好玩的。
    「对来自乡下的中年或老年人而言,我们是很醒目的都市姑娘,很疼爱我们,把我们视为女儿或孙女,不但请我们吃,还送礼物给我们。还有人说,肯答应约会的话,什么要求都会接受。其中也不是没有受过洗练的中年人。这一次来的两个人就是潇洒大方的中年男人。」
    这两个男人是在一个月前的宴会上认识的。一个是县政府的总务部长。另一个是教育长,为争取N县的教育补助经费,每年都要来几次东京。
    他们和明子以及另一个伴游的女孩玩得很投机,宴会后还一起去卡拉OK。
    「当时就约定一个月后再来东京时,四个人将再见面。他们不是坏人,又肯花钱,我也期盼他们来东京,可是那个女孩突然说那天有事不能来,这样就剩下我一个人了,不但对方会失望,我一个人对付两个人也很累,所以我想请梨奈代打。」
    「为什么找我呢?」
    「其他的伴游都很贪,会欺骗乡下的欧吉桑,我相信梨奈是不会的,而且陪他们吃喝聊天就行了。」
    「话是不错,可是他们也会有企图吧。不然为什么请不认识的女孩吃喝呢?」
    「完全没有那回事。你见了就知道,都是温和的中年人。只是想回到乡下后好炫耀曾经和东京的少女共餐过。即使约你做其他的事,就说家里有规定回去的时间。」
    经明子的说服,梨奈终于答应。本来这个周末就没有事,一个人在家又无聊,而且还有寻找刺激的欲望。
    梨奈对父母说要去参加同学的派对后离开家。父母甚至担心梨奈不爱出门,所以一口答应,只说十二点以前要回来。
    此刻,梨奈还是轻松的认为在一起吃饭而已。
    明子和梨奈在市中心的一家大饭店前厅和N县政府的两名官员见面。他们的工作已经结束,在东京多待一天,準备星期天回去。
    两人看到梨奈,都露出兴奋的表情。
    「原来的弥生小姐今天不方使,所以请这位小姐来了,真不好意思。不过,她比弥生小姐可爱多了。」
    的确,这两个男人的穿着整齐,人品也像很不错的绅士。总务部长比较年轻,个子稍矮,微秃头,稍胖,但充满活力,谈笑风生。
    教育长是曾担任过高中校长,六十出头,头发半白,风度仅的绅士,予人瘦枯的感觉。
    很自然的形成梨奈坐在教育长的旁边,和他说话的机会较多。因此,明子和总务部长形成一对。
    「没想到能和孙女一样的小姐共同度过东京的夜晚……对乡下人来说,真是三生有幸。」
    喝酒后,又出现乡音,但也不会到难堪的程度。在地方算是名人,也有丰富人生经验。
    最后上卡拉OK酒吧,再回到大饭店,準备分手是十点钟。
    「还剩有从乡下带来準备送给国会议员的礼物。」
    他们这样要求明子和梨奈去房间。
    「我快要到回定的时限了。」
    梨奈如是说,可是看到教育长露出寂寞的表情,就特别说明去房间拿了礼物就要立刻赶回家。
    到了房间,事情很快就结东。男人们表示要喝一杯啤酒,也不用担心末班车,会替她们叫计程车回去。
    梨奈就在他们劝酒的情形下,喝一口啤酒,结果突然感到醉意。
    「啊……怎么办……突然感到很困……」
    觉得天旋地转,掉入黑暗的世界里。
    她好像就这样睡了。
    突然惊醒时,自己是仰卧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完整。
    「奇怪?我是……」
    梨奈抬起上身,看到旁边床上进行的事,惊讶得目瞪口呆。
    赤裸的明子在床上被两个男人夹成三明治。明子采取狗爬姿势,嘴里吞入教育部长的阴睫,总务部长从后面插入。
    「啊……明子,怎么会这样……」
    梨奈大概只睡十五分钟,其间,不知他们是怎么交涉,总之两个男人都取下绅士面貌,露出兽性。
    总务部长抱紧明子的屁股,把粗大的肉棒插入肉洞里,有节奏的进行抽插运动。总务部长一边抽插时,一边用手爱抚明子的乳房。
    「啊……唔……」
    明子偶尔露出苦闷似的哼声,脸仍贴在教育部长的胯下,不断的用舌头刺激半勃起状态的阴睫。
    「啊……」
    梨奈发出傻叫声。
    「不要紧。你再休息一下,弄完就立刻回去了。」
    明子对瞪大眼楮的朋友说完,又对两个男人说︰「已经和梨奈说好了,请你们不要踫她。」
    「没问题,但你一定要让我们两人满足。本来是谈好弥生小姐来和我们玩的。」
    「对不起,但梨奈和弥生不同,是出身在良好家庭……」
    「这个我们知道,要我们不侵犯梨奈小姐,你就要让我们满足。」
    两个男人轮番在大学女生的嘴和性器发泄性欲。首先是总务部长发出哼声,在和女儿差不多年纪的明子肉洞里射精,当然是戴保险套。
    「好啦。教育部长请吧。」
    总务部长去浴室,教育长压在仰卧的明子身上。明子迅速的替他套上保险套。
    「好啦,来吧。」
    「嗯。」
    「这边……差不多……来吧……」
    明子仰卧在床上,两脚张开露出自已的性器,教育长握着半勃起阴睫,龟头在明子的阴户上摩擦着,弄一些时间才能插入。
    六十来岁的男人活动一阵,但还不能射精。
    原来是弄到一半又萎缩了。明子只好取下保险套,再用嘴让他勃起,可是一直达不到目到。
    「看这样子,只好请梨奈帮忙了。」
    教育长呼吸急促的说。明子看一眼梨奈后,摇头说︰「真的不行,梨奈几乎还是处女。」
    「哦?是那样吗?」
    「是。」
    梨奈的脸通红。明子一面继续努力使男人的东西勃起,一面说出梨奈的情形。 「原来在高中时受到体育老师的诱惑……几乎强奸一样的……真是可恶的家
    伙……那个人空有体力。是早泄。到我这个年龄,就是早泄也很羡慕。但那样也太快了吧。这样说来,将近半年任由他玩弄身体,却始终得不到快感,真是遗憾。「
    「不要说啦,不要一面谈我的事,一面性交」爽快。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