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逍遥小散仙 第十集:情迷意乱 第十章 战妖 更多>>
 

    逍遥小散仙 第十集:情迷意乱 第十章 战妖

    时间:2018-09-22 「二师姐?」
      小玄心中一震,旋见一条俏影从竹叶密处现出,正是昨天刚分开的李梦棠。
      「你怎么会在这?」
      小玄惊喜交集:,忙撤真气收鞭归臂。
      「师父她们给七绝界的邪秽捉了,我一路跟到这里,看看能否寻机救人。」
      李梦棠忧心如焚道,目光落在揽抱着他的小钩子身上,柳眉忽然一挑,道:「她是谁?」
      「她嘛……」
      小玄赶紧将小钩子推开,喝道:「给我站好!」
      小钩子不情不愿地放手,低眉顺目地站着,一副可怜兮兮地模样。
      「小玄,这是个妖物。」
      李梦棠冷冷道。
      「我知道。」
      小玄忙道。
      「知道你还同她在一起?」
      李梦棠日中现出一丝恼色。
      「等等。」
      小玄道,急从如意囊中取出星罗帕来,按小钩子交代的禁咒颂念起来,将帕照空一抛,旋见红光大盛,崔采婷、雪涵等众姝及易寻烟出现在巢中,个个肤呈诡蓝,昏迷不醒。
      「他们怎会……你救了他们?」
      李梦棠又喜又讶。
      小玄一时不知如何解释,只得含糊道:「说来话长,你先救人。」
      李梦棠忙上前察看众人伤势,从随身法囊中取出许多针具丹药等物,立时忙得不可开交。
      「禁咒没错,你可以走了。」
      小玄转向小钩子冷冷道,想了想把销魂匣递到她跟前,道:「这匣和那条帕子你都可以带走,倘若再拿来害人,定惩不贷!」
      小钩子一愣,接过销魂匣,又收了星罗帕,却仍在巢中磨磨蹭蹭地待着,若有所思。
      「怎还不走?想等我改变主意么!」
      小玄瞪眼道。
      「你叫人家怎么走嘛?这里到处都是冲霄飞舟,一个不好就会给射得渣都不剩的。」
      小钩子娇声道。
      「别想要花招!」
      小玄厉声道:「再不走就不让你走了!」
      「不让走那就不走呗。」
      小钩子嘻嘻一笑,面上全无惧色。
      小玄脸色一沉,就要发作。
      小钩子忽然眼圈一红,怯弱道:「人家真的回不去了嘛,娘娘叫我看守你,如今却给你逃了,除非你肯跟我一块回去,否则人家还不给活剥了呀!」
      小玄微微一怔,压低声道:「我师父师伯还有师姐她们个个都爱杀妖怪的,你不走到时可别后悔。」
      「你在替我担心啊?」
      小钩子望着他笑。
      「我替你担心?别自我陶醉好不好。」
      小玄冷起脸。
      小钩子歪头打量他,笑靥如花。
      小玄脸一沉,眉挑如剑。
      小钩子踏前一步,小小声道:「我真的不能回去,留下来呢你师父他们又要杀我,那……不如你把我藏起来吧?」
      「什么?」
      小玄道:「我把你藏起来?我干嘛要把你藏起来?」
      「好哥哥,你心肠好啊,人家瞧得出来。」
      小钩子娇声道:「佛祖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么?」
      小玄绷着脸道:「我能把你藏到哪里去?」
      「我有办法,只要你别赶我走就行。」
      小钩子道:「你闭眼。」
      「你要是胆敢要啥花招,休怪我无情。」
      小玄威胁。
      「好啦好啦,人家怕你好不好。」
      小钩子笑道。
      一玄迟疑闭眼,等了好一会,不闻妖女丝许声息,道:「好了没?我睁眼了。」
      前边仍无丁点动静,小玄睁开眼睛,面前已是空空蕩蕩,唯余夜风徐徐,吹拂得襟袖轻轻飘动。
      「走了?」
      小玄疑惑张望,忽闻李梦棠唤道:「快来帮忙。」
      小玄赶忙奔过去,李梦棠递给他一只小瓷瓶,道:「这是我调好的药,你快餵他们服下去,每人一口,小心你的手别碰着他们的皮肤,有毒。」
      小玄接过,从崔采婷开始,依次扶起来餵药。
      李梦棠则调弄针具,开始为他们一个一个地拔血排毒。
      「没甚大碍吧?」
      小玄对这师姐的医术充满信心,放下崔采婷,又扶抱起雪涵餵药。
      「严重之至,他们皆中了七绝界万毒老君的蚀魄神光,这邪功恶毒无比,不但损肌毁骨,更能侵蚀真元。」
      李梦棠凝眉道,说着把数根银针分刺入崔采婷的天柱、风府、风池等数穴,接又分开对襟拉下抹胸,再把几根银针刺入俞府、璇玑、神阙及背后的神道等诸穴。
      小玄赶忙转头,心中枰怦直跳,问:「你有办法驱除吧?」
      李梦棠摇头道:「没把握,而且我身上带的丹药不够,眼下只盼能先遏制一下毒力,阻止毒素彻底侵蚀脏腑,其他的只有等离开这里再说。」
      小玄立时紧张起来,这时正餵水若喝药,见她面容憔悴肤色诡蓝,不禁心如刀割。
      半柱香后,小玄喂易寻烟喝下最后一口药汁,而李梦棠还在忙着用针拔毒。众姝衣裳半剥,搞得小玄一时不知该把眼睛往哪放。
      李梦棠瞧瞧他道:「好了,暂时没事了,你先去休息一会吧。」
      小玄忙起身跃出巨巢,飞到巢下的一处横枝之上。他激战半日,又给碧怜怜施术采去了许多阳精,此刻疲倦之极,但因四周都是敌人,岂敢放心睡觉,是以强提精神守护巨巢。
      他眺望着空中遍布的一艘艘冲霄飞舟,不禁忧心如焚:「师父她们危在旦夕,却给困在此处……唉,都是因为我,她们才身陷险境的……」
      继而回想下山后所发生的一切,不由心如潮涌:「莫名其妙就跟玄狐牵扯在一起,天界、七绝界及其他各方势力接踵而来,这东藏西躲的日子没完没了,我自己一个死便死了,却偏偏总是累及身边的人……水儿小婉她们若是因此有甚不测,那我就万死莫赎了……」
      他思着念着,忽然间觉得自己在这些力量面前委实渺小无比,无力一笑:「崔小玄!你啊你,竟连心爱的人都保护不了……」
      「入魔就入魔吧!只要那张鬼面能让我站着面对这一切!」
      小玄咬了咬牙,心中竟闪掠过一丝对七邪覆的异样感觉,如瘾似恋。
      思及此处,脑海中倏尔一闪,猛地想起了在迷林中遇见的那个神秘女子来,记得她笑自己弱小得似个初生的婴儿。
      小玄当即打开如意囊翻寻,很快就找到了那支通体如墨的役妖令。
      「那姐姐说它可以帮助我的……她说当中收着一十三名罪妖到底是啥意思呢?」
      小玄一边寻思一边摆弄令牌,目光及处,一行行细小的文字、一幅幅精美的图案从令上匪夷所思地浮现出来,这是他头回仔细去瞧那些图文,当初匆匆一瞥已是惊诧异常,这下越发骇讶。
      「夫诸……呲铁……鸣蛇……夔牛……天吶,不会是真的吧?」
      小玄喃喃自语,迫不及待继往下瞧。
      不知过了多久,忽闻上方有人轻唤:「小玄,你在哪?」
      小玄呆了一呆,方从震憾中惊醒过来,忙将役妖令往怀里一塞,应道:「我在这。」
      「快上来。」
      李梦棠道。
      小玄赶紧飞身掠起,回到巨巢之上,只见李梦棠坐抱着崔采婷,手扶额头,神情无比的沮丧,惊问道:「师父她们怎样了?」
      「还是不行……我已尽力了,很多要用的药这里都没有。」
      李梦棠闭着眼摇头,声音微颤:「这样子她们挺不了多久……」
      小玄心念电转,猛想起白眉翁的迷津幽源中有很多药材,忙道:「我知道有个地有药,我们现在就过去那边找找。」
      「可是……」
      李梦棠深深吸气,却倏地哭出声来:「四下都是敌人,我们怎能出得去?」
      小玄惊讶地望着她,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
      李梦棠师出无上玄教,乃地仙界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派,出山后加入天道阁,也是强者如云的诛妖降魔组织,加之她医术高绝救人无数,十分得人疼宠喜爱,虽然经历了不少艰难险阻,却一直都有许多人在旁呵护照顾,从未陷入过今次这般险恶无助的境地,环伺的强敌,如山的重担,再加上身心俱疲,终于令她崩溃。
      小玄蹲跪下去,抬起手用指为她轻轻擦拭垂挂面庞的泪水,心疼如绞。
      李梦棠长长地吁出口气,这一发洩,情绪终于缓过了些许,脸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旋即心中惊省:「险恶关头,我怎可在小师弟面前如此软弱!」
      想到这里,忙将袖子一抹,拭去脸上的泪痕,只是长长的睫毛上犹还挂着几颗极细的晶莹泪珠,轻颤着,沾美得如梦似幻。
      小玄凝视着她,心中发誓:「无论如何,一定要让她们毫髮无损地离开这里,即便是粉身碎骨亦再所不惜!」
      李梦棠尴尬一笑,掩饰道:「哎,适才不知怎么了,突然就……让你看笑话啦。」
      「你放心,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师父她们一定会没事的,我保证。」
      小玄轻轻道。
      李梦棠微讶地望他。
      小玄微笑,眼神镇定且坚定,有种天塌下来有我扛着的淡定。
      这已不是逍遥峰上那个顽皮贪玩的小师弟了,李梦棠心中忽然泛起一丝从未有过的、难以明了的异样感觉。
      小玄毅然立起,打开如意囊,口中唸唸有词,陡闻数声悦耳嘶鸣,一辆由四头奇兽牵拉的车子突然出现巨巢之中。
      「啊,这是……鹿蜀?」
      李梦棠微讶,立时认出了四头奇兽是何物事。
      小玄俯下身从她腿上抱起崔采婷,小心地放入车座,接着又去抱水若。
      李梦棠忙起身跟他一块搬人,问:「这车哪来的?」
      「贺天鹏为了报答我这救命恩人献出来的!」
      小玄痛快道,弯下身去搬易寻烟,残破不堪的衫子裂处忽扬,闪露出腰际的一围火红色汗巾,于黑暗中如焰腾窜鲜艳夺目。
      李梦棠蓦地一震,整个人都呆住了。
      藉着夜色的掩护,小玄驾驭着鹿蜀车在众冲霄飞舟的缝隙间悄悄穿梭。
      众姝及易寻烟依旧昏迷,李梦棠手拈木母弓默不作声地守在后座。
      生怕惊动敌人,小玄操控鹿蜀车以极慢的度速飞行。
      「看来没发现我们,再穿过前面这两艘飞舟就能突围了。」
      小玄压着声音兴奋道,不闻李梦棠接口,回头一望,见她正呆呆地望着自己。
      「怎么了?」
      小玄问。
      李梦棠如梦初醒,有点慌乱地别开脸去,道:「没事。」
      小玄惊奇地发现她的雪颊上晕起一片薄薄的嫣红,皱眉道:「别骗人,真的没事?」
      李梦棠咬了咬唇,忽转回头,凝眸盯视着他道:「好,都不许说谎,我问你——」
      就在这瞬,倏闻数声地动山摇的霹雳,南边极远处焰光高高冲起,映亮了大片天空。
      小玄心头一震,脱口道:「开始进攻巨竹堡了!」
      「谁进攻巨竹堡?」
      李梦棠呆了一呆:「巨竹堡不就是七邪界的么?」
      「巨竹堡已经给灵竹族人夺回去了。」
      小玄道,想起婀妍,心中不由一阵担心。
      「你怎知道?」
      李梦棠问。
      「我……」
      小玄含糊道:「我听说的。」
      遍空的冲霄飞舟一艘艘迅速亮起,辉煌的灯火照耀得夜空如同白昼,亦映亮了它们的狰狞面目:每只战船的舰首皆嵌着长巨得惊人的撞角,前方甲板置有两座巨型弩炮,中部楼起三层,高逾五丈,载着一排排披盔戴甲肃杀列立的将士齐朝巨竹堡的方向飞去。
      鹿蜀车正要从两艘冲霄飞舟中间钻过,距离极近,立给陡然亮起的灯火照得一清二楚,两艘冲霄飞舟一齐向心靠拢,如山似岳般拦住去路。
      「发现我们了!」
      李梦棠玉容苍白,心中生凉。
      小玄高高扬起炎龙鞭,在空中甩炸出团炽烈的焰火,四头鹿蜀奔得愈快愈疾。
      「调头呀,冲过不去的!」
      李梦棠大惊。
      小玄却仿如不闻,又猛甩如数鞭,就像是想要驾车去撞那两艘冲霄飞舟一般。
      两艘冲霄飞舟上的四座弩炮飞速调校方向,一齐瞄準这不知死活直撞过来的小东西,与此同时舰舷上列立的一排排邪甲战士亦纷纷亮出了寒光冷冽的兵刃。
      小玄忽从怀中拔了通体如墨的役妖令,肃穆闭目,口中唸唸有词,猛闻顶上一声霹雳,天与地都亮了一下,虚空裂处,竟然现出一个高达十逾丈的巨大妖魔来,但见白首赤面形貌如猿,面目无比狰狞猛恶,肩披大袍,身着一副奇甲,甲上红焰涌耀,有如岩浆在不停地突跳,手持一桿长约二、三十丈的长柄大刀,刀背镂铸百妖嬉戏,刀锋氤氲着一抹浓艳的青晕,模糊而诡异。
      伴之而生的是如有实质的威煞,如奔腾的怒潮般向四面八方扩散,尚距十余丈的冲霄飞舟上竟有人兜头栽落。
      「霹雳甲、百妖刃……」
      李梦棠早已筋疲力尽,完全抵挡不住这强大无匹的威煞,几瘫软于座,失声道:「难道是……是……」
      「呔!」
      巨妖炸喝,声蕩天地:「哪个活得不耐烦了?竟敢拘本帅到此!」
      小玄心中怦枰疾跳,拼尽全力抵抗如山压至的威煞,强将手中之令高高举起,厉声喝道:「罪妖马化!你可认得此令?」
      巨妖登然动容,瞪着两只慑人的巨眼细瞧了片刻役妖令,蓦尔躬身叩首,惶恐于衣道:「原来是主公召唤,罪妖苦候已久,不知主公有何吩咐?」
      李梦棠瞠目结舌,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天!果然是那个纵横妖界的朱厌族之王战妖马化,据传数千年前兴兵作乱,已给小妖后亲手制服,打入御牢之中,怎会突然在此出现?又叫小玄做主公?」
      小玄心中大定,高声道:「你来开路,阻者——杀无赦!」
      「喏!」
      马化即应,猛抬起头,两眼精芒暴射,怒容咆哮:「谁敢拦吾主公?」
      声音未止,手中魔刃随意挥出,瞬将拦在前方长巨如鲸的冲霄飞舟一刀两段,怖响声中,船上百余邪甲将士登随碎甲残木四下弹飞。
      「孩儿们,出来耍耍!」
      马化厉喝,将背后大袍一舞,倏见数百条灰白影子自他躯上流星般纵出,亦是形貌如猿,只是体形小了许多,然而个个疾如奔雷闪电,最前几个竟赤手空拳地将披戴重甲的邪甲战士撞得肢离破碎惨不能睹。
      直至此刻,小玄这真正才明白了役妖令上的那段注释:马化,朱厌族之王,犯叛乱之罪,惩狱五千九百年。善战,族兵三百。
      李梦棠则记起了她参与编撰整理的《周天诸灵榜》中的一段:朱厌,上古异兽,生即铜皮铁骨,力毙虎豹,见则大兵。
      小玄心中惊涛骇浪,将役妖令拿到面前,目光落在另一段仅他能见的文字之上:布喜,吼族之王,犯惊扰圣驾之罪,惩狱三千七百年。善斗,曾夺逍遥大会第十名。
      随着他视线移动,令上一幅色彩艳丽的图画徐徐地亮了起来,画为一兽,形类骏马,週身褚鳞火光缠绕,左脚爪中抓着数条疯狂挣扎的龙,右脚爪下踏着数只奄奄一息的蛟,挺胸昂首,状极威傲猛恶。
      小玄肃穆闭目,捧令于胸,开始颂念一段音节古怪繁複冗长的禁咒:先天地生历万万亿劫大威德大威武亿亿无限大妖界无上真圣敕旨,但凡崇信吾者一切卵生胎生湿化,即沐吾恩生生不息,即沐吾恩世世轮迴…………
      亿亿无限大妖界无上真圣御牢诸役听旨,
       即拘罪妖布喜速速前来听命……(第十卷完)